为创造家庭共同承担养育责任的良好氛围,积极为父亲育儿创造条件,上海市妇联还建议借鉴国外经验,将现有的138天产假和配偶陪护假合并为可由夫妻双方共享的家庭育儿假,并将时间延长至半年,即182天,其中,强制父亲休假不少于30天。

记者 | 应 琛

“建议合并产假和配偶陪护假为家庭育儿假,将家庭育儿假延长至半年,并强制父亲休假不少于30天。”这是今年上海市妇联拟向市两会提交的主打提案“关于出台全面两孩政策下家庭养育支持政策的建议”中的一项内容。该提案建议,将现有夫妻双方合计138天的产假和配偶陪护假合并为可由夫妻双方共享的“家庭育儿假”,并延长至半年,即182天,其中,强制父亲休假不少于30天。

上海市妇联新闻发布会现场。鲁哲摄

据上海市妇联副主席、新闻发言人翁文磊向记者介绍,在广泛听取市妇代会代表、全市各界妇女群众的意见和建议的基础上,今年市妇联拟向市两会提交6份提案、议案。这些建议从加强顶层设计和改善民生出发,围绕妇女权益保障、家政服务、家庭养育、青少年心理服务等多个社会热点问题展开。

一半家庭用三成支出来养孩子

“全面两孩”政策实施以来,上海的生育水平短期上升后迅速回落。2019年,上海市妇联开展了《上海市家庭养育支持政策研究》。研究发现,家庭养育面临三大问题:家庭养育经济负担重、家庭育儿人力资源缺乏,以及女性因育儿遭遇就业歧视。

随着育儿精细化程度和教育期望的提升,“育儿”已逐渐成为降低生活质量的代名词。根据上海统计公报,2018年上海全年全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64183元,仅婴幼儿的直接抚养成本就占到了人均可支配收入的近六分之一。问卷调查结果显示,50%以上的家庭中有超过三成的家庭支出用于养育孩子。

“另一方面,随着初婚初育年龄的提升以及老年人对生活质量的追求,祖辈育儿红利正在逐渐消失。”翁文磊进一步分析道,“同时,生育会导致女性在职业发展的黄金期错过培训深造或者升职的重要机会。回归职场后,家庭和社会对‘母职’的期望高于‘父职’,女性劳动力更易在人力市场中遭到歧视。”

2017年5月,上海市卫计委印发的《上海市计划生育事业发展“十三五”规划》指出要“调整完善计划生育奖励扶助政策”,要“坚持政府主导、社会补充,建立完善与实施全面两孩政策相适应的计划生育奖励扶助保障政策。按照‘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的原则,稳妥推进相关奖励扶助政策的有序衔接,切实保障计划生育家庭合法权益。加大对计划生育家庭扶助力度,对全面两孩政策实施前的独生子女家庭,继续实行现行各项奖励扶助政策”。

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计划生育奖励政策依然停留在“独生子女”时代。“新计划生育家庭”,并未得到应有的鼓励。

与此同时,尽管《上海市3岁以下幼儿托育机构设置标准》《上海市3岁以下幼儿托育机构管理暂行办法》和《关于促进和加强本市3岁以下幼儿托育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的实施对上海3岁以下幼儿的托育工作的开展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截至2019年9月底,上海全市可提供托育服务的机构共有610家,可提供托额2.7万,占本市2-3岁幼儿数(按20万计)的13.5%左右。但春季开学后,部分托育机构出现有托额却无人报名的现象。其中主要原因之一是“家长觉得社会机构提供的托育服务收费偏高”。

“对社会化托育机构而言,高运营成本是个不得不面临的现实。如何降低或补贴托育费用及托育机构的高运营成本,仍是政策设计时必须重点考虑的问题。”翁文磊表示。

谁来养育?

2017-2019年,由上海市妇联牵头,上海连续三年把社区托育点建设列为市政府实事项目,有效优化了本市托育服务结构布局。

上海市妇联家庭儿童部的朱亮佳告诉记者,相较于市场化的托育机构,社区幼儿照护模式更加简便、灵活、经济,既能实现“幼有所育”,公益的收费也有效减轻了幼儿养育成本。

因此,上海市妇联建议继续坚持以普惠性、公益性、托幼一体为主导,整合资源,加大为3岁以下幼儿提供社区托育供给,同时加强家庭科学育儿指导,采用“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模式,不断提高科学育儿宣传、服务的精准度和有效性。

为创造家庭共同承担养育责任的良好氛围,积极为父亲育儿创造条件,上海市妇联还建议借鉴国外经验,将现有的138天产假和配偶陪护假合并为可由夫妻双方共享的家庭育儿假,并将时间延长至半年,即182天,其中,强制父亲休假不少于30天。

“我们认为不要把孩子的养育这个压力和责任全部落在女性的身上,父亲的参与对于产后女性的心理健康、对于孩子健康成长都是非常有意义的。”翁文磊向《新民周刊》解释道。

记者了解到,上海市妇联还建议将“独生子女奖励费”更新为“计划生育奖励费”,凡是符合计划生育政策的家庭均可领取;以及以“家庭”为单位提高保障水平,加大减税力度,增设家庭基本养育保险,减轻育儿负担。

此外,上海市妇联还建议,在《上海市家政服务条例》的释义中纳入性别平等视角,切实维护女性家政服务员的合法权益;充分利用社区资源,依托家长学校或家庭教育指导服务站点,建设上海儿童青少年社区心理服务体系;创设更多服务载体,为女性公平就业提供便利,加大各类就业性别歧视的查处力度,优化营商环境;推进本市社会组织参与监护缺失的困境儿童服务保障工作等。

大家还都在看这些

转载请在评论区留言,获得授权!

转载时,须注明作者、出处和微信号